toTop rococo

猫眼

By 米天逸
06th / JUL

     记得高中住校那会儿,最讨厌的就是宿舍门上的猫眼。说得文艺点儿那叫猫眼,说白了就是一个洞,里外通透。学校以批发价购得一批铁门,贴上宿舍门牌号,抠掉上面的透光镜,然后安在墙里,拿走钥匙,只在门上齐脸的位置留下一个黑乎乎的洞孔,呼呼的风从外面的世界灌进来,带走房间里的一切秘密汩汩地流到值班老师的耳朵里。
月黑风高夜,门外走廊上常常回响起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大家屏气凝神,等到脚步声慢慢消散,才开始窃窃私语。
“走了吧?”上铺的轻声问,下铺的扶紧床沿,慢慢向外探出身体,瞄一下铁门,能透过猫眼看见外面忽闪着的霓虹,才敢放开胆子。
长年累月吃够了猫眼的亏,大家十分讨厌门上的洞孔,它将人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明处,暴露在教务处和班主任的视线里。经过一番研讨,大家一致决定用厕纸堵上洞孔,借口就是冬天太冷,猫眼太大,漏风。班主任爱学生心切,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堵上门洞的当晚,宿舍全体人员讲话被躲在门外偷听多时的值班老师抓个现形,学校终于下了明确规定:所有学生必须保持猫眼内的清洁,不得以任何理由堵塞猫眼。
禁令出台的一段时间里,确实收到了理想的效果,甚至不乏一些勤奋上进的好青年以身作则,每晚一熄灯便打开电筒,躲在被窝里翻上几分钟的书,最后实在支撑不住,光荣倒下。老师们将从猫眼里看到的一五一十汇报给上级领导,于是校会上校长站在高台,温暖祥和的笑脸上挂满自豪和慈爱。
“同学们挑灯夜战的学习劲头值得肯定,但是要注意休息,不得长时间打开电筒看书,以防影响第二天的学习。”
这句话给了所有心怀鬼胎的孩子们一线生机,于是随后的一星期里,男女生两栋宿舍楼内彻夜灯火通明,将黑夜照耀得犹如白昼,其中鱼龙混杂,滥竽充数者大有人在。校长这才惊觉自己当初措辞不当,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幡然醒悟,当即下令:任何人不得在熄灯后打开手电,违者必当严惩。
这两条律令颁布下来,不再有任何空子可钻,宿舍楼再度恢复往日的宁静。夜晚走廊里的脚步依旧,黑漆漆的阴影突然挡住猫眼,一段时间后移开,微弱的霓虹再次穿透进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才继续响起。一排一排的猫眼在黑夜里闪耀着狡黠地光,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内的世界。

     时间一晃便到了高三,走读生渐多,住宿生渐少,10人间的大宿舍一下子空缺下来,供大于求。我被分到另外一间宿舍,遇到了Y和D。
Y和D是我的同班同学,平日交集甚少,除了上厕所打个照面似乎找不到其他的回忆。刚刚入住,大家不熟,夜晚甚是安分。相处了几日,愈发投缘,于是话匣子大开。
     Y属于闷骚型男,纤长的身板,平日话不多,但于人于事心中自有杆秤。他憋了一整天的话,晚上回到宿舍立马开闸放水,20分钟的睡前自由时间根本不够发挥,迫不得已拖入加时。Y的口头禅是“我发现”,“我发现”一旦响起,我和D立刻安静下来,侧耳倾听,跟在这仨字后面的定有猛料,或是同学口耳相传的事实,或是Y自己经过长久观察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感悟。
     然而相比于Y,D更加沉稳,端庄之余又不失活泼,属于动漫和游戏的脑残粉。D每天早早起床,叠好被子,匆匆吃完早饭跑到书店门口蹲点,只为买到一份限量版大众网络报,这份对于动漫游戏事业狂热的爱促使着宿舍抽屉里的书籍储备日益丰厚。
     有了Y和D的这段日子,高三枯燥无味的生活终于绽放出一丝光彩。呆在那样黑暗的时间里,我们白天奋战在高考的前线,勉强扛住枪林弹雨,晚自习的下课铃一响,立即作鸟兽散,带着一身的伤口逃离这是非之地,奔向宿舍。那里有Y每天新奇的发现,有D最新的游戏和画报,有那些知冷知热朋友的安慰,大家一起蜷缩在黑夜的某个角落,一起玩笑着,加油打气。
     在这样的日子里,可怕的猫眼逐渐被人忽视,往往大家高声笑谈,猛然想起猫眼的存在,才会有所收敛。我们日夜说笑,日益放肆,夜晚熄灯,我时常放大了胆子,走下床位随意晃动,走到猫眼跟前,透过它凝视外面的霓虹。直到有一夜,熄灯后,我仍旧穿着裤衩大大剌剌地站在门口,提着手电在抽屉里大肆翻阅漫画书,班主任透过猫眼将我逮个正着。自此,宿舍里私藏漫画游戏报的消息不胫而走,吸引隔壁宿舍时常过来借阅。于是,本宿舍流动人口日益增加,愈发繁荣昌盛起来。
东窗事发,我对此颇为在意,倒并不是因为犯事而产生的负罪感,而是我穿着裤衩的模样被女班主任撞见实为难堪。然而看到周围兄弟宿舍的关系逐渐亲密,失落的同时也产生一丝由衷的欣慰。
     记得上过一堂语文课,讲的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联合众义军对抗秦王的事。如果说Y是陈胜,D是吴广,那我便是那面大旗,猛地一挥产生的连锁效应,激起一群被高考剥夺娱乐自由的孩子们愤然而起,背着老师搞地下联欢。我们偷偷带来手机,听汪苏泷和许嵩的歌,拿着门口的扫把即兴弹唱;夜深人静时悄悄打开紧闭的房门,瞅瞅私下无人,迅速跑到隔壁敲门,装成值班老师的低沉的声音,准能把别人吓个半死。
渐渐的,我们似乎不那么惧怕猫眼了,就算时常被抓,就算时常被值班老师听到心里的秘密,就算时常被勒令去办公室盘问,我们坦坦荡荡,放肆纵然,无所畏惧。

     高考那晚,大家破天荒没有说话。我直笔笔地躺在床上,听着Y和D辗转反侧的声响,木板床微弱的吱呀声,走廊外时隐时现的脚步声,胸口沉闷的心跳声。我听着听着,更加睡不着,侧过脸注视着猫眼外的霓虹,走廊上的灯光透过阳台的窗户撒落在我的脸上,心里充斥的尽是孤独、恐慌和对未来的迷茫。
     如果过了今夜,我们可以不用担心被抓,不用为了那个黑漆漆的猫眼而提心吊胆,大家自此一别,彼此珍重,那我宁愿这样,在猫眼的监视下,躲藏一辈子。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六个人的夜总是如此沉默,不再有说不完的话,不必为了玩手机而小心翼翼。黑暗里,每个人的嘴都闭着,每个人的脸都亮着。
     我关掉手机,爬下床去厕所,四周依旧寂静无声。
     我来到门前,久久注视着那扇厚重的铁门,门上少了那个黑漆漆的洞,门外少了渐行渐近的人。


图片

阅读(319) 评论(3)

rococo

评论

昵 称:
验证码:

予翾:
可能是外面下着雨吧,躺在床上听不到熟悉的狗吠怎么也睡不着。逛到了你的博客,记起了当初的点滴。我们高中是木门上有块玻璃,巡夜老师看得格外清楚。自己常常试图用被子挡住手电筒的光,其实然并卵。我是经常被逮着的那一个,回首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带着满被子的梦想努力着。高一的时候,作为一个讨厌物理的女孩子,第一次月考物理加速度那块就不及格,全班倒数第一。买了辅导书每天打着电筒夜里刷题,累了就画两幅自己以后的模样,期中考试已经能八十几了。高二的时候,六月末,气温高得已经弄得人烦躁不安,几个宿舍共用一个空调遥控器,睡觉前调好空调,遥控器就给了隔壁宿舍。结果夜里一个都睡不着,因为调了制热,气温本来就高,身下垫的还是床单。索性叫上下铺同学去楼顶看月亮,那时我和她之间的陪伴现在再也找不到了。我习惯了每天夜里在被子里写日记,那些属于女孩子的小心思只能对着月亮说。一个梦想,一句拼搏;一滴眼泪,一声坚强;一个男孩,一个笑容就是我的曾经。要睡了,这也是一种催眠,嘿嘿。
2016-10-01
  米天逸:
哈哈哈,空调吹热风可以直接把插头拔掉啊 
2017-04-20

夕月:
和闺蜜聊了一通电话都过了12点,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很棒!帮你安利了哦~很喜欢的画风,未来的设计师,加油!我觉得我可以帮你摄影配图~哈哈棒棒的小米!
2016-08-12
  米天逸:
谢谢~谢谢姑娘来捧场~~ 
2016-08-12

游客评论测试:
游客评论测试,游客评论测试,游客评论测试,游客评论测试。
2016-07-24